昌邑信息网
育儿
当前位置:首页 > 育儿

为博同情抱着龙凤胎街头乞讨

发布时间:2019-11-27 06:39:10 编辑:笔名

  为博同情 抱着“龙凤胎”街头乞讨

  他,31岁,年富力强,却低着头,哈着腰,蹲在马路边。 在他怀里,左边是女儿,右边是儿子,一对3岁的龙凤胎。 他,仅仅需要100多元回家路费,以及妻子不多的治病钱。但他却日复一日,带着那张已经破旧的乞讨书,带着一双儿女,眼睛死死地盯着路人,乞求他们能伸出“援手”。 这一幕,被市民郑先生看在眼里。 他是孩子的父亲吗?孩子是不是他用以讨钱的工具?还是真如乞讨书所说的那么可怜?他是“职业乞讨人”还是不得已而为之? 带着郑先生的种种疑问,从15日起,2天时间内,一直接近着这个名叫杨富文的男人。随着警方的介入,杨富文职业乞讨人的角色越来越清晰。

  带着儿女路边行乞 15日晚,郑先生在报料时说,他心疼的是,孩子一直睡在冰凉的水泥板上,而杨富文似乎对孩子置之不理。 两个小孩是不是他“租用”的讨钱工具?郑先生心存疑虑。 当晚9时许,浮桥王宫。昏黄的路灯下,人来人往。在路边的一处台阶旁,找到了正在行乞的杨富文。在他身边,坐着一男一女两个小孩,3岁左右:他们穿着同样的衣服,戴着一样的帽子。秋风下,孩子瑟瑟发抖。 杨富文的面前,是一张毛笔写的乞讨书,大意是:两个孩子是龙凤胎,如今孩子母亲生病在家,需要治疗费用和返乡费,希望好心人捐助。 路人虽然很多,但伸出援手的,很少。 杨富文是贵州人,1970年出生,今年年初来到泉州。期间他曾做过擦鞋工,但是“因为生意不好,而转为乞讨”。 当提出帮他出返乡费用时,被一口回绝。

  邻居说他专门乞讨 杨富文租住在市区宝洲路一栋旧楼。在的劝说下,他答应带去家里看看。上到二楼后,房门锁了。 “钥匙在合租人那里,要等。”杨富文一屁股就坐在门前。 期间,下楼打。但是,当再次上楼的时候,杨富文和两个孩子已不见踪影。 根据邻居杨某的说法,杨富文已经来泉乞讨多日。 “他是利用有人同情孩子而乞讨。其实他还很年轻,但已经干起专门讨钱这行。”邻居说。 16日下午4点半,杨富文宝洲路租屋,惊讶地发现,他正和几名男子打扑克。 杨富文被民警带到浮桥派出所。在所里,杨富文承认他是一名“以讨钱为职业的人”,但是并不认为借“龙凤胎”儿女乞讨有违法之处。 浮桥派出所民警说,通过查询全国户口系统,可以证实这对双胞胎的确是杨富文的亲生儿女。无钱回家可以救助 昨日,走访泉州市救助站。救助管理科科长洪跃进说,如果杨富文的确没有返乡费用,经查核属实,属于救助范畴,可到救助站求助。救助站将提供短暂的食住,一般不超过10天。受助人员返回常住地或所在单位等,没有交通费的,由救助站发给乘车(船)凭证,再由救助人员向中转救助站继续求助。 洪科长介绍,按规定,“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”是指因自身无力解决食宿,无亲友投靠,又不享受最低生活保障或者农村五保供养,正在城市流浪乞讨度日的人员。 洪说,不管是流浪乞丐还是投靠无门的,救助站对被救助人员一视同仁,提供食宿。

  □对话

  擦鞋不够家庭开支

  昨日,再次见到杨富文,他背着小女儿,手牵着儿子正要出门。聊天中,他抱起儿子,朝小儿脸上亲了亲两口。杨告诉,他得再次出去乞讨,孩子还得吃饭呢。临走时,塞了点钱给杨,收了钱后,他说今晚想呆在家里,照顾孩子。 (以下简称记):你是什么时候来泉州,什么时候开始乞讨? 杨富文(以下杨):今年2月份来泉,当过一段时间擦鞋工,生意不好。孩子要吃穿,一家人要过日子。后来老婆得了肠胃炎,先回老家。老婆走后,我便带着孩子乞讨。 记:为什么不擦皮鞋了? 杨:擦皮鞋时,不下雨的话,每个月大概有1000来元。但是这些钱不够家庭开支,老婆回乡后,我便只好带着乞讨。好的话一天可讨到五六十元,差点也有二三十元。 记:带着孩子乞讨,不怕孩子心里会落下阴影吗? 杨:他们还小,不懂。不带他们出门,在家没人照顾。要是找其他工作,孩子又放不下。 记:为什么不让孩子跟着老婆回乡呢? 杨:…… 记:想过向泉州救助站求助吗? 杨:太麻烦,不想。(曾小琴/赵鹏云/谢向明)

国际
儋州环保厂家
5G